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被撕毁股份转让协议、惹上官司还不够 居然败诉发布时间:2019-12-19 20:53 浏览:

  被并购方股东找上门来撕毁股权转让协议,被仲裁还不够,官司居然还输了,股价还跌停。

  仲裁结果公告显示,中炬高新全资子公司美味鲜使用现金3.4亿元收购厨邦公司20%股权转让事项被判决失败,与朗天慧德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该判决为终局判决。

  受此消息影响,今日早间开盘,中炬高新从近6个点的跌幅直线下挫,收盘时,公司股价封死跌停板。

  去年12月,中炬高新(600872.SH)与厨邦公司股东曲水朗天慧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天慧德公司”)协商一致,公司全资子公司美味鲜公司(持有厨邦80%股份)将用现金3.4亿元收购朗天慧德公司持有的厨邦公司2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厨邦公司将成为美味鲜的全资子公司。

  对于此次交易,中炬高新应该说是势在必得,然而,尴尬的一幕在1个月之后发生了。

  今年3月4日,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对中炬高新发出问询函,提到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并购标的高管竟然在1月30日撕毁了曾签署的转让协议。

  不仅如此,该问询函还提到了中炬高新员工与朗天慧德方面另行洽谈的会议纪要。

  WTF!股权转让协议都签了,过了1个月,居然来上市公司,新宝GG还和上市公司高管们闭门开会,还把之前签订的协议撕了。

  3月12日晚间,中炬高新给出了回复函。回复中给出了很多细节,牛牛列出来,看官们品一品。

  中炬高新首先对转让协议的合规性进行了说明,“公司于 2018 年 12 月 16 日收到交易对方朗天慧德寄送的《广东厨邦食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协议》”或“《股权转让协议》”),朗天慧德法定代表人李磊已签字并加盖了公章,但并未填写签署日期;广东美味鲜调味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味鲜”)于 2018 年 12 月 17 日完成《协议》的签字和盖章(由美味鲜法定代表人张卫华签字并加盖公章)。虽然《协议》上未载明签署日期,但是基于双方已经协商一致以及双方已经完成签字盖章,《协议》应视为完成签署并依法成立。该等协议签订后未及时归档并报送公司董事会。”

  其次对暗箱操作的撕毁协议表示无法接受。回复函中提到了和朗天慧德方面进行洽谈的高管,分别是陈超强、张卫华、张晓虹。其中,陈超强的职位为中炬高新的总经理;张卫华的职位为中炬高新的副总经理和美味鲜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张晓虹的职位为中炬高新的副总经理和美味鲜的董事。

  中炬高新认为,新宝GG“陈超强、张卫华、张晓虹三人均无权对外代表公司和美味鲜做出同意终止《股权转让协议》的意思表示,且该等《会谈纪要》未加盖公章,系该等三人自行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系经双方签字并加盖公章,《股权转让协议》的终止或变更也应履行相同的程序。”

  最后突出了朗天慧德的不劳而获,除了出资,坐等分红,丫啥都不干。当时可怜你,让你入股,现在你却来拆台!

  让我们把回复函掰开揉碎给您看。回复函称,厨邦公司于 2012 年 4 月 9 日成立,注册资本 1 亿元人民币,其中美味鲜现金出资 8,000 万元,持股 80%;朗天慧德现金出资 2,000 万元,持股 20%。

  对此,中炬高新称,“美味鲜2011 年营业收入 12.94 亿元,营业利润 1.02 亿元,母公司中炬高新持有货币资金 4.4 亿元,足以满足厨邦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的需求。与此同时,

  厨邦公司的公司章程、股东协议书均对厨邦公司的现金分红及持股 80%的大股东美味鲜的权利进行了较为严苛的约定。”(我一人出资就可以,还拉你入伙,还限制我很多权利,够意思了吧)

  然后就要谈到“坐等分红,啥也不干”了。回复函称,据查询公开信息,朗天慧德成立至今只有一笔对外投资即持有厨邦公司 20%的股权,除此之外最近三年并未开展具体业务。

  中炬高新表示,“厨邦公司从 2014 年起逐步投产,至今进行了 5 次利润分配。朗天慧德按照持股比例,2016 年分别于 2 月、7 月、12 月三次累计分得 4981.95 万元,2017 年 10 月分得 3600 万元,2018年 11 月分得 4000 万元,累计共收到股利 1.26 亿元。自设立以来,朗天慧德对于厨邦公司除出资 2000 万元以外,从未对厨邦公司有任何业务支持或管理支持。”

  站在中炬高新层面确实好委屈,劳心劳力,给你分红那么多,投资2000万,拿回1个多亿,我现在就想全资收回,你还不干,还撕毁协议,没法忍,于是公司处理如下:

  然而,现实给了上市公司一巴掌。4月11日,中炬高新发布公告称,坐等分红的朗天慧德把它给告了。

  3月25日,朗天慧德就美味鲜与其签署的《广东厨邦食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所引起的争议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4月8日予以受理。

  对此,美味鲜公司表示不能吃亏,4月29日,也提交了《仲裁反请求申请书》,要求:1、申请人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2、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支付违约金3400万元;3、申请人赔偿被申请人因处理和办理本案所指出的律师费、财产保全申请费、财产保全担保费等各项费用;4、申请人承担本案全部仲裁费用。

  然而,最终的仲裁结果却伤了上市公司和美味鲜的心,终局判决竟然对中炬高新方的要求一个也不支持(申请人为朗天慧德,被申请人为美味鲜)。

  牛牛研究中心尝试搜索国际贸易委员会的裁决书,但努力很久也无所获,这里只能大致梳理下其败诉原因。

  广东太平洋律师事务所曾对此次撕毁股权转让协议及会议纪要等出具文件,文件显示,“《股权转让协议》先后经朗天慧德和美味鲜签署,依法成立。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成立,经美味鲜母公司-中炬高新技术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批准之日起生效。”

  然而,牛牛金融研究中心发现2018年12月至今年1月30日(撕毁协议)期间,中炬高新并未召开董事会审议相关事项。

  股份转让协议是在3月4日中炬高新召开的第九届第四次会议上批准的,生效日期确实在撕毁协议之后。

  现有法律条文下,股权转让合同与许多的民事合同不同,它更多地具有法定的生效要件或附有约定条件的生效条件。比如中外合资企业的股权转让必须经过原批准机关的批准,获得批准就成为这种股权转让的法定生效要件。有的股权转让合同规定,本合同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通过后生效,或约定本合同自公司其他股东承诺放弃受让股权时生效等,此属典型的约定生效条件,因此,一个已经签订或成立的股权转让合同并不一定是已经生效的合同,人民法院在认定合同效力时也应特别注意对生效要件的审查。

  朗天慧德在股份转让生效前给中炬高新终止函,也因此得到了仲裁委员会的支持。

  至于中炬高新提到的《会议纪要》没有法律效力,事实上也很难说的过去。陈超强的职位为中炬高新的总经理;张卫华的职位为中炬高新的副总经理和美味鲜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合同法》第五十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

  牛牛只能做这些揣度,现实可能有更多的可能性,但终归中炬高新这次想完全占有厨邦的计划暂时破产了。

  剩下的20%股权,中炬高新想3.4亿收入囊中,在上市公司看来是诚意满满了。

  交易报告书显示,截至评估基准日 2018 年 12 月 31 日,厨邦公司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所有者权益账面值为 40,135.29 万元,评估价值为 252,829.22 万元,增值率达 529.94%。对应 20%股权的价值为50,565.844 万元。

  最终确定交易价格为3.4亿元,较账面值也溢价了279.75%。多年来,你没参与经营,分红都分走了1.2亿,现在再给你3.4亿,算是对得起你了(中炬高新画外音)。

  然而,朗天慧德不这么想。生意归生意,再说你说我没出力就没出力了,帮你吆喝我至少干了的吧。(事实上,在原本可以独资拥有厨邦情况下,美味鲜要出让股份这一行为也值得深究,商场无父子,没人会把到手的肥肉拱手相让)

  广东太平洋律师事务所出具的说明函中也表示股权转让协议没法继续下去正是交易价格谈不拢。

  提到厨邦,南派酱油的代表,很多人都应该知道。不知道的可能是厨邦对中炬高新上市公司的影响之大,2018年年报显示,酱油实在是中炬高新不能舍弃的业务:

  厨邦的经营业绩也一直以来表现良好,2016年-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中炬高新同期净利润的53.87%、58.72%、53.05%。

  此次中炬高新收购案惨淡收场,被标的方找上门来和原上市公司高管另开会议还撕毁协议,最终官司还败诉,想来A股也找不出几家。希望随着之后更多细节的披露,我们也能对这起案件做更深入的分析。新宝GG

Copyright © 新宝GG创造奇迹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