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新闻动态

19新宝GG99年沈阳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发布时间:2019-12-16 01:41 浏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多万公司款瞬间被劫、20名职工倒在血泊之中,案犯如何出现,现场怎样兴起,让我们回到96年的3月8日。

  96年3月8日是沈阳第一饲料厂发工资的日子。8:30保卫干部刘明忠、女出纳员王璐、冯皎去银行提款20.7万元。他们没有想到在提款车的后面始终有辆红色拉达出租车尾随其后。9:00左右提款车开进厂门,从拉达车上下来两名持枪歹徒将刘明忠打伤,司机王峻和迎出楼外的韩国玺当场打死。

  看见有台车,看见两个穿大褂的,他把两个门都开着,我还叨咕说这两人怎么穿两大褂干什么呢,我就没理乎。他就这手扶着门框子。前面门不是开了吗,这边扶着前门,一边一个往这边推车似的像,我没理乎。车是9:05开进厂子院的,当时开进来以后就停在了这个位置,出租车就随后跑进来,没有停车。当时下来两个人,穿蓝大褂、戴着檐子帽、戴着口罩。到这位置以后,就拎着枪过来冲着干部刘明忠。刘明忠正好提着钱呢,往台阶上走。当时一看后面拿枪呢告诉散开。这两女的,前面这两女的就跑了。一个冲刘明忠去的,一个冲司机去的。冲刘明忠去,就给刘明忠一枪。当时刘明忠要是不上那台阶肯定就打在后胸上。结果上一步台阶正好就打在软肋上。打在肚子上,所以说当时刘明忠跑进正好往里头跑。当时我们的另一保卫干部正好出来,准备送款告诉那司机。结果是正好和歹徒走个对面,歹徒举起手来离他也就10来公分吧,当时一枪就打倒了,剩下的打到这鼻子这位置上,正好这位置,连着火药满脸喷的都是麻子。那一个歹徒冲着司机去的,一开始在旁边开了一枪,后来在正脸开了两枪。当时,你能看到桑塔娜前面正好是两个眼儿。打完以后,拎钱的回来看司机就死了。当时又在车窗伸进去照脑袋又一枪。打完枪以后,随手回来,这车没有停,没有息火,挑过头来以后两人进去了,就往外走。当时我们收发室他进来时,因为啥呢,我们厂子有规定出租车不让进来。收发室这个存英呢,就准备去,出来就去问他怎回事。结果一看这个事,当时发生,他就想去关门,当时那门,拿绳子都系的。所以说没有打开,所以说这个车直接就跑出去走了。

  8:10分出发的,出发的从这走,沿着这门口的马路到北晨路,将近9:10往回返,刚进这保卫干部他没有看着,因为这两女的下车。财会叫王璐、司机叫王峻,本人叫刘明忠死的叫什么?王峻死了。老韩是刺杀的。他用身体撑着。本人叫王明贵,小孩瞅不大,他俩都保卫科的是不,他不是,小韩是哪的,是财会的,财会的,对,他没用车,他看车下来了,他一挡,你说这人就死了,他照脑瓜子一枪,打这了,完了抢到哪不知道了。被人就拎跑了8:10王明贵和这司机王峻还有两女的。取完以后呢。他没看见别人,他就看见有这么一个人,穿着蓝大褂,王明贵看见一个人,对他看见一个人,穿着蓝大褂、戴着黑色的帽子、戴着口罩,口罩什么色的?白色的,黑边的旅游帽,是个旅游帽,带心的,保卫科还说用的是五四手枪新的。对,新的,白口罩是不,白口罩这个人。

  案发不到一小时,在沈阳铁西区应昌街的居民区发现歹徒丢弃的出租车,在车的后备箱里发现出租车司机王建刚的尸体。经勘察系被尼龙绳勒死。

  这个现场就是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犯罪分子把出租车司机勒死以后,完了抢的这台车。然后用这台车做的案。(目前,这个案件进展目怎么样)现在正在做,跟原来的几起案件穿一块儿了。

  分析一下现在感觉什么情况呢,6.28那案,星凯派出所那个,和平南五那个案子,包括这个,这整个最开始的时候,这枪是一枪,到了南五烟市的是打响。两枪,一个五四、一个九五,这样的话这两个枪,我们上北京全国全察了,我们辽宁省所有全察了,这两个枪除了沈阳打以外,他别的省市就没响过,于洪那个星凯派出所的那个案子。最说明问题,说明啥?犯罪分子对招定的地理位置特别熟悉。

  狡猾的案犯在这起杀人抢劫案中只给人们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两名案犯一个身高有1米70,一个有1米80。那么,因为他们都戴着口罩和帽子。所以在目击者当中,没有人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从现场留下的弹壳和他们的做案手段,警方分析出,这起案件与沈阳市近一年来发生的持枪抢劫杀人案属一伙歹徒所为。由于这起案件被抢数额最多,影响最大,于是警方将这系列案件定为“3.8”串案。

  据说,作案的材料差不多装了一卡车。但是,一卡车的材料并没有给警方的侦破带来任何希望。事实上,离破案的那二天还有多远,谁也无从知晓。此时的干警们,心里非常矛盾,既盼着发案带来更多的破案线索。同时又害怕发案,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不幸,就在这时991019案发生了,100万元的巨款被歹徒抢走。

  1999年10月19日下午5:00沈阳市和平区南大街,两名犯罪嫌疑人在此等候,被害人曹任和张德敏带着130万元现金乘车返回张家,曹伦刚一进门,身后中弹,一百万现金被劫,张德敏见有人举枪向他走来,转身向院落外跑去,未被击中。

  中国刑警学院和上海张欣联合制作模拟画像。模拟画像公布在各新闻媒体上。与此同时,沈阳公安局铁西分局兴华派出所张学军从家具城一业主处也得到一条重要线索。

  业主家的司机在今年4、5、6月间发现了一个50多岁的老头儿和一个身高1.80的男人经常借买肉的时候偷看他午的库房。于是细心的司机记下了两个人的摩托车号和他午坐的出租车的牌号。摩托车“辽A97649”。“辽A83977”,出租车号“辽AG8539”。

  茫茫人海,如何挖出埋藏多年的杀我狂。警方寻觅,狡猾歹徒终于露出蜘丝马迹。凌晨守候,汪家兄弟束手就擒。迅速南下,孙家兄弟难逃法网。看守所内,杀人恶魔翻开血腥罪恶史。

  模拟画像的公布,摩托车号的获得,使得“3.8”案件的侦破冲破了黎明前的黑暗沈阳市公安局的举报电话响个不停。同时,铁西区公安局对两辆摩托车号和司客达出租车的秘密查找也开始进行了。那么,为什么要秘密查找呢?警方这样告诉我们,因为谁也不知道车主是不是查犯。如果查找中稍有不慎,走落了风声,嫌疑人就会闻风而逃。所以,每一次调查都必须在秘密进行。新宝GG查找中发现两辆摩托车都以几亿车主。司客达出租车主也排出了嫌疑人的行列。那么,真凶究竟在哪里呢?

  铁西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兵分三路为寻找三个车号开始了连续5昼夜的排查。排查结果,蓝色摩托车已倒了4手。最后卖给一个叫老三的人。但却查不出老三的真姓名。这条线索就此断了。红摩托车主姓曹,是他把身份证借给别人办的车牌。事隔几年,自己忘了借给了谁,就在这时警方意外从一份摩托车之友的名单上发现了红摩托车号的主人叫汪家礼。又居斯达出租车主回忆他曾把车借给过汪家礼。于是,汪家仁、汪家礼进入警方的视线。随着调查的深入。汪家礼的种种迹象和“3.8”案中的犯罪嫌疑人对上了号。

  10月28日深夜,铁西公安分局制定抓捕汪家仁、汪家礼的行动方案。10月29日凌晨四点沈阳市皇姑区珠江街。侦察员埋伏在汪家仁家附近。8点40分汪家仁出楼门,准备骑车外出,刑警董兵用电线,埋伏在周围的干警迅速赶过来将汪家仁抓获。于洪区兴凯地区汪家礼居住地。10月29日凌晨4点,刑警到此埋伏。

  汪家礼,54岁,家住皇姑区昆山中路。62年到70年沈阳冶金机械修造厂工人。70年到79年因被判刑10年。79年到84年在沈阳木器厂当工人。

  (像你们四个谁能发挥谁的特长呢)对,(都是谁有什么特长)顾车了,或者跑道了,我去的比较多(干力气活,谁干)让汪家礼开车,(你对孙家哥俩儿是怎么看的)孙德林给我的印象,这人挺因执。不干着他的路去走,他就要千方百计的给你拆开作案的那个方式。开始时候做案那个方式。一般都他出(做案点都他出的)对,一般情况下都是(做案方法呢,你四个不是在一起研究吗)是,但是有的时候我说的话确实在他们面前就像是没水平(你和王文旭是因为什么分平的)王文旭和孙德林他们小常计算(因为什么)因为一些小分歧。(在哪方面的分歧)不管是哪方面给我的印象就是他说东,他偏要说西。他俩总有分歧。

  在我们采访中了解到这样一个细节。据汪家仁讲。96年“3.8”案的那一天,他们做案以后,把红色拉达出租车丢在了铁西区映昌街的居民区以后。骑上自行车,来到了不远外的孙德林家,正在分赃的时候,就听见外面马路上警车在叫,知道警方这么快就发现了作案用的出租车。着实令他们心惊肉跳了好一阵子。他们仔细分析了作案中有没有给警方留下什么疑点。这是每一次作案以后的一贯程序。然后,每个人换了一套着装。悄悄的溜走了。可令你想不到的是,分得了近10几万元的脏款的汪家兄弟。当天只是买了一盘猪肉。喝个一瓶酒。用汪家礼邻居的话说,汪家礼在打麻将的时候。因为5毛钱,他也会跟人争的面红耳赤。汪家礼心狠手黑。因为汪家仁年纪大了。在作案的时候动作迟缓。他就说,如果你不是我哥,我就一枪毙了你。歹徒之心招然弱接。

  孙德松,36岁,92年离异。家住铁西区小六路,曾当过兵,复员后,在沈阳汽车配件公司当过营业员,开过小饭店通过孙德林入伙作案。

  25日,(第一次见着他的时候你跟他怎么说的)。一共就见到他一次。(他怎么说的)他就说抢了点钱。

  孙德林46岁。家住铁西区贵和街,70年下乡到辽中,79年回城在沈阳铁路分局城路大修段当工人,86年停薪留职,71年因打架斗殴被劳教2年,79年涉嫌盗窃被刑拘,98年5月因私购被广西东兴市法院判处5年有期徒刑。

  (广西之行你怎么想的)广西之行主要想搞两支枪。这样我们内部势力均衡一点。说话余地能大一点(你在广西和你弟弟见面以后怎么想的,说了什么)他(孙德松)跟我见面主要是打算通过各种渠道,把我的刑期尽量减短一点。当时,实际我已猜到了。既然能到广西去,搞我的事,他(孙德松)已有了充分的准备。最起码有足够的资金。所以他跟我说话不必说太明白。他只说又作了一次。抬起一个手指头。言外之意100万,我当时问他干的怎么样。漂亮不,他迟疑了一下,他(孙德松)说虽然干的比较漂亮。但是从准备一直到做案。时间拖的比较长,跨度比较大,准备混个脸熟,他(孙德松)就这么给我讲的。当时我听了就觉得不太好,然后我问他(孙德松)汪家礼对这起案子怎么看的。他(孙德松)说汪家礼也不是很高兴。汪家礼他说要是老大大家的话,这事早就搞定了,他(汪家礼)说的老大是指我说的,当时我就意识到这事肯定漏的。因为汪家礼这人他不是轻而易举的表扬一个人或贬低一个人,他不是那种人,他既然这件事已经干成功了100万拿到手了,还提这种活,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朱束手无策。当时(我)也有想法了,我看他这过既然容易出事的话,当时我准备服刑的场所找机会就逃出去,当时有这么个感觉吧,原来,当时按照我原来的意思,不想走逃走这条路,如果早点搞定也可能有这个机会,但是也考虑要逃脱的话,以后终生在逃脱中过日子为啥。5年刑期对我来长是长了点,但是他们去见我时,已过了一年半了,再过一年刑期过半以后搞一个假释什么的,我想这样对我更有利,所以我没逃,这个消息告诉我之后,我就有这个(逃走的)想法了,但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们跟我说活的日期是10月25号,我被严管的日子是10月29号。

  据孙德松讲,孙德林98年之所以要去广西买枪,就是因为在团伙中汪家兄弟有枪地位高,说的算,孙氏兄弟不服气,也想弄支枪,改变在团伙中的地位,没有想到,在广西刚一买到枪,就被警察抓住了,当时他的子弹就在枪里,可是为什么没有反抗呢,据孙德林自己说。没反抗的原因就是贩枪只能几年,如果开枪反抗,就会成为逃贩,就会把以前的罪刑败露。为了隐藏的更深,出狱以后继续作案,他选择了劳改,可以说,孙德林是老谋深算,孙德林被抓以后,孙德松几次想去广州输通,却苦于没有钱,于是他向汪家哥俩借钱,磨破了嘴,只借到了三千元。为了钱他们就起策划了1019案。1019那一天,抢完了100万元以后,他们三个人骑着一辆事先准备好的倒骑驴离开了现场。到另一处又换了两辆摩托车逃跑。第二天,孙德松在铁西区的一家游戏厅里输掉了1万多块。据说,他们每次抢劫来的钱几乎都是用来嫖娼赌博等等。这是他们团伙成员的共同适好。每当钱挥霍完以后,就再来策划和预谋下一次抢劫。

  王文旭,54,家住铁西区,多年前离异,60年到70年,沈阳冶金机械修造厂工人,70年因盗窃被判刑12年,79年出狱,又因参与单长仁劫机叛逃被判刑5年。

  (你怎么知道这情况的)人电视上知道的。看到电视镜头把他俩抓起来的。(当时你看了以后有什么想法)看完以后,就会很快来抓我(那进修你怎么想)或者等或者跑,我想跑呢,对我孩子没什么好处,因为我对我的孩子没有抚养着,我早点进监叫,对他们的精神减少负担。

  据审讯中王文旭交待,他在黑龙江看到了汪家兄弟被抓获的报道,他一度想逃,后来想,无论逃到哪,早晚都会被抓住的。何况他参与了那么多次杀人抢劫。包括抢劫沈阳客远公司总经理夏任凡家的那次。他说,虽然从94年的“6.28”案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和他们一起作案,但是早早晚晚这个团伙也会败露的,他说,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这真是应验了善恶到头终有无报。

  轰动辽沈,震惊全国的“3.8”特大持枪杀人抢劫案件,经我局连续5年多的艰苦侦密侦查。于10月29成功破获。这起案件的侦破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是无畏于凶残的对抗。是智慧,与鬼密的叫较量。充分体现了正义的力量。体现了人民民主专改的力量。体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

  在侦破“3.8”大案的几年中,沈阳市共有万余名警员参加了侦破,有86人立功授奖,17个集体立功授奖。

  众人关注的“3.8”大案,公开审理,当庭审判,受害人家属生泪痛诉。冤魂招血终将盼到这一天,独家采访5名案犯,杀人恶魔最后留言,法庭内外追踪拍摄,请收看“3.8”大案庭审纪实。

  这一天一大早20多家新闻单位的数十名记者追到了沈阳市中级人民法庭,对“3.8”案件的案犯庭审进行采访。

  孙德林、汪家礼、汪家仁、孙德松、王文旭抢劫、故意杀人、盗窃、故意悔坏财物、诈骗一案。

  11月30日,疑诉我院审察起诉,被告人孙德林伙同被告人汪家礼、汪家仁于1997年6月24日凌晨。公诉人用了40分钟宣读了17页的起诉书,历属了检查机关对5名案犯查实起诉的33件犯罪事实。接受法院委托的5名代理律师,分别为5名案犯担任辩护人。同时出庭的还有8们负代民事赔偿的诉讼原告。也就是被害人的家属。他们对5名案犯提出了给予民事赔偿的要求。

  从14日上午到15日上午,法庭用了尽10个小时分别对5名案犯进行了依法审理。孙德林对检察机关指控他参与的26件犯罪事实全部公认不汇,特别是对96年的“3.8”案和95年的“6.28”抢劫华山信用社运钞车的案件过程都做了详细的交待。同时还交待了他们这个犯罪团伙成立的具体过程,以及他们的犯罪动机等等。

  汪家礼在交待作案细节问题时多用记不得,不清楚来回答。而且语速缓慢,声音低沉,旁听席上很难听清。但汪家礼的交待几乎与检察机关的起诉事实相一致,只是抢劫的钱数等各别细节有出入。

  汪家仁供认了检察机关对他指供的犯罪事实,同时交待了犯罪团伙中每个人的特点和怎样在做案时发挥各自的长处,他说他在团伙中常常负责踩点。租车等等。

  孙德松交待他们选择的抢劫目标具备4个条件,一是现金流动量大。二是生活起居有规律。三是住宅好进入。四事先预谋和踩点。同时还交待为防止司机报复,每当抢劫车辆以后必杀人灭口。

  王文旭觉得自己挺冤,因为在“3.8”系列案中,他仅参加了8起,便于1994年1月被替逐出去。此后他再也没有参与团伙做案。王文旭除了对在上次作案中分脏过少而愤愤不平外,尤其对检察机关指控他在1994年1月9日故意杀害辽阳司机李征一案表示疑意。按他的解释,他并没能掐死李征而是孙德林和汪家仁干的。

  沈阳市公安厅刑警支队的两位见证人员对汪家礼等人作案上起诉用的及子弹出示了鉴定证书。共有40余名证人证言为当厅宣读,对检察机关起诉的33起案件分别进行举证。

  采访:受害人母亲(抚顺司机)天天盼,我的家,我的儿子,我那小孙子在早都是好孩子,念书最好的,现在就不说的话他心里头也感觉想爸爸。在学校里都不敢说自己没有爸爸。告我奶奶填表别说我没有爸爸。我没有爸爸人家欺负我。

  (受害人母亲)替我儿子出一口气。是替这受害者出一口气。给他们抓着了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刘玉杰“3.8”案沈阳饲料厂保卫干事韩国玺妻。何止是想冲过去,包了他们的皮,挖了他们的心也不敢我恨。今天这个报纸上发表了我爱人的事情。我觉得可以告诉他在天之灵了。罪犯也终于有了今天的下场,这是解了我多年的心愿。我这些年一直在盼着这一天。

  采访:(这些被害人家属你以前看过没有)没有(他们哭的时候你在想什么)我看他们表情,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你当时想到了有这一天吗?)没有

  (这些人家属你以前见过没)没有(凶们当时在庭上哭的时候你当时在想什么)我也挺痛心(你在想什么)我也挺痛心。我对不起他们(你就想这一句话)我当时还想说,我向他们谢罪了(我听说你非常非常喜欢你的儿子)是(他学法律是你给他定的,还是他自己挑的)是我给定的(为什么让他学法律呢)(他学法律是你给他定的,还是他自己挑的)是我给定的(为什么让他学法律呢)他开始的时候学的是金融。(你当时怎么想的?为什么学法律,不学金融?)当时我的想法是,让我的孩子学法律,让他从小就有一个法律意识,让他在法律意识强一些。不要像我这样。

  在审判当中,我们还了解到5名案犯除了要负刑事责任外,还要对受害者的家属依法进行民事赔偿。5名案犯是认罪服法了,但是他们的家人将要替他们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特别令我们感叹的是,案犯汪家礼替自己的孩子选择的专业却是学习法律专业。他说他非常爱自己的孩子。而恰恰是因为他自己亲手毁了他孩子的前程。

  公诉人:证据确实充分,检察机关指控的证明成立,被告人所实施的18起抢劫案件,大多部是乘有钱的个体业户。早晨出门上行之机。事先蒙面持刀,持枪等待在门口,待门一开,便突然闯入室内,使被害人防不胜防,无处躲藏。确定作案时间。一方面是被害人刚刚起床,无力反抗,被告人容易得挣。另一方面,引时作案更不易被警方发现。在10起杀人案中,被告多次从异地出车,又骗司机盗车,而后实施杀人行为,抛尸。可见被告人对时间、地点的确定。所谓用心良苦,正是这种阴险,狡猾使他们作案长达十二年之久。1994年以前被告人都是蒙面入室抢劫,先将被害人,而后抢劫财物。1994年以后,为大施抢劫又进行杀人犯罪。将机动车司机勒死。杀死后,再进而用车进行其它的抢劫犯罪作案手段,作案次数频凡。仅1994年1月到5月份。就故意杀人作案9起,杀死5人,平均每个月杀死1名司机。其中在1994年3月21日仅1天就杀死2名司机,杀人,逐渐犯罪日异令掘。第5,从犯罪集团人员购成,逐其成员组织的穿固性。1987年孙德林、汪家礼勾搭在了起共同服抚顺抢劫出租车而杀死司机朱纪愧,这时便揭开了“3.8”大案系列抢劫杀人案的血腥得。随着汪家礼二哥汪家仁以及王文旭陆续加萌,便这一犯罪集团还步壮大,从而开始风狂的抢劫作案,后来因矛盾突出,王文旭被挤出集团,随之面来的是孙德林的弟弟孙德松的加萌。孙氏兄弟和汪氏兄弟,两对兄弟的组合仿佛又给这一集团上了一道保险。便之回劳固。第6,同作案时,未充配合,逐渐其策划犯罪活动的周密性。被告人孙德林往往在策划中起主要作用。从作案目标的跟踪选定到实施抢劫时的决策,成功及逃路线。抛车地点,都经过周密安排,正如汪家仁的描述。咱们几个人各发挥各的长处,能开车的开车,比如我三北汪家礼,能打前锋的打前锋。比如孙德林,我呢年纪大了,但不得不辛苦,追跞了,采点了都行。再如孙德林所讲有时在作案,作大案期间事先要经过演习,作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进行总结。看有无彼露。是否留下罪证,由于周密策划,才使被告人犯罪缕缕得手。同时,也使侦破工作难上加难。正是犯罪目睹的的明确性,犯罪集团的牢固性。使这一犯案集力逍遥法外12年之久。但是善、恶终有报。如今终于恶到尽头。5名被告人最终走上了今天的被告席,接受人民的审判。

Copyright © 新宝GG创造奇迹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